我想操你(各种花式操弄,高H) - 第133章阿洲,你到底瞒了我多久,又瞒了我什么啊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只拿我当朋友,但你想想,那么娇美漂亮x格还好的小姑娘天天在我眼前晃,我能不喜欢吗?我能不心动吗?当时你一靠近我说话,我心就狂跳,虽然知道早恋不好,但我还是做好了跟你表白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时隔好几年,江离说起当初的暗恋,已经能从容不迫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可陶软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,她把江离当成朋友小伙伴,也自然而然地认为江离也将她当成聊的来的异x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好奇我最后为什么没表白吧?”江离端起了手中的咖啡杯,猛灌了一口,又看向陶软。

    陶软懵懵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江离:“因为就在我要跟你表白的前夕,你这个男朋友顾之洲找到了我,不由分说地给我揍了一顿,让我离你远点。”

    陶软攥紧了手指,细长的柳眉轻蹙。

    江离看着陶软的样子,有点紧张地m0了m0脑袋:“你别多想啊,我这么说也不是想挑拨什么。”

    陶软轻轻点头:“我知道的,谢谢你跟我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她问江离:“你转学也是因为这个吗?”

    江离摇头:“我转学……其实是你父亲的主意,那时候我被揍得皮青脸肿不敢去学校,就在家里养着,然后我就看到你父亲过来先是赔礼道歉,后又态度强y地勒令我转学。”

    顾之洲去打江离她还能理解,这表明顾之洲真的从很早开始就喜欢她了,可她父亲b着江离转学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你父亲出面解决这件事,当时我还想,那个打我的会不会是你哥哥,所以你父亲才会出面,没想到他竟然是你男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江离笑了笑,又道:“不过你为什么说你们两个月前才在一起?他也是追了很久才把你追到的吗?”

    陶软还在怔然,一时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陶软?”

    “陶软?陶软?”

    江离叫了好几声才把陶软的思绪拉了回来,陶软却匆忙拿起包,跟他道谢加道歉:“谢谢你过来跟我说这些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,改天有时间再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陶软走出了咖啡店,站在高楼林立满是钢筋水泥凝筑的街道上,看着眼前的川流不息,一时间竟然无b茫然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可又说不出是哪里。

    或许她该去问问顾之洲?还是说她应该去问问父亲?

    因为那从心底生出来的无措,她没有去顾之洲公司,而是回了两个人一起住的别墅,又坐在沙发上怔然了些许,陶软拨通了父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父亲是个慈ai的人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之间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,就如同此刻,她的父亲也只是简单客气地询问了她生活费够不够用,然后就以还要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陶软心里更茫然慌乱了。

    她握着手机咬着唇,就在这个时候,他弟弟陶文卓却在qq上给她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【姐姐,你在吗?】

    这是她继母的儿子,今年不过十岁,却难得地乖巧可ai,对她也亲近,并不像这个年纪的其他小男孩一样调皮捣蛋,反而分外地软萌听话。

    陶软回了句在,又打起jing神问:【卓卓想姐姐了吗?】

    陶文卓给她发来了视频,带着手机躲到了别墅的角落,小脸拧巴成了一团,面se犹犹豫豫。

    陶软担忧道:“怎么了?是有人欺负你了吗?不要怕,跟姐姐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是有一件事,我犹豫要不要跟姐姐说……”

    陶软的心脏莫名紧了起来,她对年近十岁的小弟弟温和道:“没关系的,你跟我说呀。”

    陶文卓眼睛红红的:“姐姐不是说这个暑假不回来吗?我就去找爸爸,让他求求姐姐,让姐姐回来陪我玩,结果爸爸喝多了酒,就凶我说、说……”

    陶软呼x1紧绷着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陶文卓一下子就哭了出来:“说姐姐你不是他亲生的,跟我也不是亲姐弟,让我不要总找你,还说你总要嫁到顾家去的,天生就是金贵命……我真的想不懂爸爸为什么要说这种话,还有顾家到底是谁家啊?”

    陶软脑袋里的弦嗡地一下就断开了。

    她用着最后的力气把陶文卓哄好安抚好,然后就软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顾之洲二十分钟后赶回来了,把还在维持着那个姿势的陶软抱起来,就看到了哭成泪人的一张小脸。

    他心里泛起尖锐的痛,给陶软擦眼泪的手也微微发抖:“软软……”

    陶软却过来抱住了他,哭的更大声了:“阿洲,你们到底瞒了我多久,又瞒了我什么啊?”Háǐτa卡纒hùщù.cΟм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        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@gmail.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